wisper

我最喜欢的两篇文,《如影》和《花枝还招酒一盏》,都伴随着麻雀的落幕完结了,而且都在第三十二章迎来尾声,这是个不可多遇的巧合。


《麻雀》,我一开始是冲着阿峰哥去看的,恰巧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陈深与李小男的戏份,他们的互动很自然,给我一种相知多年的感觉,后来才知只有七个月,貌似。


他们的互动总带有一种朦朦胧胧的甜,大概与李小男的主动和陈深的放纵有关,戳中了我的点,于是我好奇地去查了资料。


一查就知道了李小男的身份,上海交通线麻雀上线,医生。原来她是这样深藏不露。


顺带一提,我很喜欢演员这个设定,因为拥有这个设定的角色多数是多层次的,他们表面上开朗阳光大大咧咧,时而懵懂时而聪颖,但掩藏在心底的,都是“不可见人”的秘密。


李小男就是一个好演员,于是我被攻陷了。


至此以后支撑我看下去的动力除了陈深与行动处日本人等的斗智斗勇,还有与李小男的说学逗唱(……)日常,以及他发现小男身份后的反应。


不说了太晚了我困了。


默默给两位写手撒花,完结愉快,祝你们好梦。


《撑伞的人》by色刃



*圈地自萌,无关真人

*不善谍战,细节勿究

*片段集成,无文笔


阴沉沉的天,下着小雨。


陈深撑了一把伞,提着一个牛皮纸袋,在街上走。


遇见李小男之前,他一个人撑的是一把深蓝色的雨伞。


遇见李小男之后,偶尔他会帮李小男撑她的小洋伞,样子有点滑稽,但没办法,李小男以那把深蓝色雨伞不符合她的审美为由,明令禁止陈深让它出现在她面前。


那那女孩任性得很,而陈深又那么绅士,于是下雨天,明星电影公司门口,就总会出现一个手撑小洋伞的,西装革履的男人。


不过李小男走了以后,他便换了一把纯黑色的雨伞。


沿用至今。


雨下得频繁的时候,天地都是灰色的,这时陈深总会想起那一抹亮丽的白,就像藏身与这个黑暗时代中的那一缕灿烂的光。


走出回忆以后,他撑起的却仍是那一把灰扑扑的黑色雨伞,随后遁入雨中,逐渐远去,模糊了身影。


以前他偶尔还会想说,哎呀生活好累啊当卧底好憋屈啊,然后就去酣畅淋漓地淋一淋雨。


但后来,雨大不大,他都会撑伞。


这是李小男给他养成的习惯。


她总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撑伞你就等着破产吧。


陈深每每听见,心里都会发笑,被说得烦了,就心有不耐地敷衍。


他总想,李小男你什么都不懂,让一个“汉奸”去革命,这不跟让一个男人生孩子一样,异想天开吗?


但他拗不过李小男的坚持,久而久之,还是养成了习惯。


沿用至今。


习惯真的很可怕。


李小男初走的那几天,他还是会习惯性地看向时钟,然后说一句,“李小男好像收工了。”说完了,却又突然醒悟,然后自己一个人对着虚空发愣。


这个时候最是痛苦。


但又不得不逼自己去记起这个事实,免得面上出差错。


幸好还有时间,还可以麻木。


陈深停在一家服装店前。


看装潢,是李小男常去的那家店。





昨天他从行动处领回了李小男的衣服,整理时不小心勾破了一条洋装。


他当时一愣,破洞不小,就在裙侧下摆,格外碍眼,毁坏了原本靓丽的裙装。


他看着看着,毫无征兆地掉下了眼泪。


李小男曾说过她是影后那陈深就是影帝,事实证明确实如此,陈深仰起头颅时,收放自如的眼泪已然止住。


他无力地闭上眼睛。


在这徒剩四壁的屋子里。


时间寂静。





推开门,老板迎了出来。


陈深问,你们这里可以补裙子吗?他说着把洋装递过去,能不能恢复原样?


老板仔细瞧了瞧,为难道,划成这样恐怕没办法恢复原样了,不过可以添个花样子。


陈深喃喃,没办法恢复原样吗……


老板看他反应不大,建议道,我们这还有很多样式的裙子,要不您再给贵夫人买一条?


陈深回,不必了……


话至一半却停顿下来,若有所思地环视了一下店里的衣服。


半晌,他说,你这件照样补,我再给她挑一件当赔罪吧。


然后又自言自语,一件也不知道够不够……


老板了然地一笑,您夫人真有福气。


陈深噙着笑,却摇头,她没答应我求婚,还把戒指还给我了。


老板闻言,愣了一下,道,可是看你好像很爱她啊,不够吗。


陈深低声呢喃,是吗……


他的手轻点过一套套洋装,然后用老板听得见的音量道说,那我再接再厉。


老板笑,那就期待二位喜讯了。


好,到时请你喝喜酒。


出门时,陈深撑开了那把黑色的伞,左手提着两个纸袋,一个放着补好的洋装,一个放着崭新的红裙子。





“李小男,其实你穿红色挺好看的。”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时至今日,陈深仍对他最后一次求婚时,李小男穿红衣的模样记忆犹新。


那时的她已然是位浑身浴血的战士。


凛然,夺目。






*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


《回家》by色刃




公寓是暗的。







李小男的房间没有开灯,另一家也没有。







已经睡了吧。







小车停在门口,陈深搭着方向盘,望着公寓二楼出神。


还没换掉的格子窗帘贴在窗台边,一动一动。


玻璃窗上反了月光,白色的明晃晃。


陈深出神地想,李小男是睡着了还是装睡埋伏我呢?


窗帘又动了一下。


忽然他意识到,李小男窗户没关牢。


他认命似地叹了口气,拔了钥匙下车。


处里的公寓有专人看管,用不着锁。


厚重的木门被推开,力道算不上温柔,反正人都睡下了,也不怕吵醒谁。


楼梯走上去只听得到皮鞋轻微又脆的踢踏声,没有老旧的咯吱声。


李小男的房间,准确来说应该是陈深的,在走廊靠里。


陈深走过另一间房时,门后响起一声金属敲击的声音。


在静谧的夜里有点突兀。


“是我。”


陈深不得不开口。本来他打算安安静静关好窗户走的。


无奈同僚太机灵。


“抱歉吵醒你们,我回来拿点东西。”


话有点多了。


不是怕徐碧城想多。


是顾及李小男的名声。


嗯,是这样没错。


门后没有回应,但压迫感骤然消失。


陈深望着门一瞬,又继续走向自己的房间。


他低头一瞧,门倒是关严实了,还不忘锁上。


幸亏我有钥匙。


陈深拿钥匙开门。


怎么感觉那么像半夜偷腥回家的丈夫呢?


门打开了,一眼就看见床上的人,睡得甜酣死沉。


屋里暗得要命,但因不知道李小男是否对光线敏感,陈深也就没开灯,摸黑去了窗边。


他的手扶上窗框,关窗前,往窗外望了会儿。


远处有一两点灯光,但大体上还是暗的。


说起来他甚少这么安静地待在这屋子里——李小男醒时可没这机会。


不过以前他可不愿待在这屋子里——处里的公寓,总归是处里的,即便冠了他的名,也不是他的栖身之地。


陈深阖严了窗。


窗帘不再动作。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似乎呜咽了一下,随后喃喃地传来一句“陈深?你回来啦。”,带着笑音。


陈深往外走的步子一顿。


身体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嘴角就先他的意识一步扬起。


这人怎么这么没有防备心,就不怕是盗贼登门入室吗?


“你也不注意着点——”


陈深转身,床上的人直起上半身,迷迷糊糊地望着他的方向,模样乖巧得实在让人不忍心责备,



“窗我帮你关严了,好好睡。”


李小男闻言,虽然迷糊也还是露出了甜甜的笑:“你这么关心我啊,还专门来看我门窗关没关好?”


“我哪这么闲。”


“那你怎么回来了?”


为什么?


兴许是累了。


或者苏三省上身(……)。


总之。


陈深默了会儿,“鬼知道。”


“想我了吧。”


李小男终于回过了神,得意地跳起来,跑过去挽着陈深的手。


陈深摆出一副“你觉得这有可能吗”的神情,怼话都用不着,李小男就自个蔫了。


其实他心里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


不过怎么也不能让李小男知道。


为虎作伥,那还了得?


“你来了,那还走吗?”有点小心翼翼。


“嗯,我会回处里。”


“我不都是你未婚妻了,还怕个啥啊……”


说完这句话的瞬间,李小男像有了撑腰的一样,露出大大的笑容仰面看着陈深,“你留下来嘛,一来一回要花掉多少睡眠时间。”


“你个姑娘家,名声还要不要了。”陈深斜了她一眼。


“怕什么,你对我负责不就成了。”


“你啊,”陈深见这个理由说她不动,转念一想又道,“我在处里好歹有床睡,难道还不如在这里睡沙发?”


嘴硬。李小男心里嘟囔。


她望着陈深的眼,心生一计。


“床那么大,你一半我一半,不跟你处里那个单人床一样吗?”


反将一军。


陈深倒吸一口气,轻轻地叹出,再开口时已带上妥协的笑音,“你这里还有一床被褥吗?”


陈深问的是被褥,而李小男抓到的重点却是:“什么你这里我这里,这是家,我们家!”


愤愤完她话锋一转,轻快地道,“被子当然有了,家里什么都有。”


她松开了陈深的手,去柜子里搬出一床被褥。


被子是柔和的米黄色,李小男弯腰铺着被褥,背影像极了一个贤惠的妻子。


“不过你回家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呢?”


没人应。


李小男疑惑地转头,“陈深?”


陈深如梦初醒,“嗯?”


李小男放心地继续整理被子,“你发呆呢?我问你回家为什么没跟我说一声。”


陈深好笑,环胸道,“怎么说?要不是你窗户没关,我还没打算进来呢。”


李小男很不满意这个答案。但她没说什么。


她脚下一转,白色的衣袂如蝴蝶翩飞,虚虚地划过,然后往后一倒,坐在刚铺好被褥的沙发上。


被子连同沙发一起陷下去,看起来舒服极了。


陈深也走过去,拨开一个位置坐下。


“今晚我就睡这了,你睡床吧。”


“别啊,你又闹什么别扭。”


“我怕我占了你的床还赶你去睡沙发,睡醒后你就不认这个家了。”


家,又是家。


陈深闻言,笑容一滞。


李小男一脸煞有其事的样子,特别认真。


应对的话迅速在心头闪过,缓了几秒陈深挑眉道,“不就是让我自觉睡沙发吗?我睡就是了,还有,李小男你什么时候学聪明了,居然还懂得欲擒故纵。”


“还不是你一直都不说实话,总跟我绕圈子。”


李小男得了肯定不会走的回答,撂下这句话就起身走向床。


陈深也脱了鞋子躺到沙发上,枕着交叉的双手。


气氛诡异地静了几秒。


但李小男又不甘寂寞地让它活了起来。


“陈深,说实话,你总是躲着我不肯娶我,是怕爱上我吗?”


话是带有十足的调侃气味的。而因为沙发背的阻挡,陈深没能看见李小男紧握的手,略微有点颤抖。


他因为希望对方快点休息所以只是一味附和,“是是是,快睡吧。”


手握紧又松开,手的主人把它们伸到枕头底下压住,然后状若欢快地道,


“哼哼,我就说嘛。”


夜深已久,静得可以听到李小男四平八稳的呼吸声。陈深确认对方睡熟了,才又睁开眼睛,起来倒了杯水,继续发刚才没发完的愣。


家。


对于现在的陈深来说已经是个陌生的字眼。


但李小男刚才的举动,却让他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


仿佛这就是他的家。


仿佛他就是个工作了一天以后回家休息的普通人。


陈深握着水杯,杯中的水是凉的,他慢慢地饮尽。


冷水流过食道,渐渐冷却了他刚刚回温的心。


我不能连累她。


我不能接受她。


但我又无法拒绝她。


陈深倒下去,迷迷糊糊,但确确实实地睡着了。


他睡得很沉,梦境是一片漆黑,却是再香甜不过。





隔天。


李小男醒来时,陈深已经离开了。


被子不在沙发上,想来是已经叠好放进柜子里了。


李小男下床,手里握着一把匕首,刚从枕头底下拿出来的。


昨晚她听到声音,躲在门后,蓄势待发。


如果进来的不是陈深,她有绝对的把握,能够一刀致命,让对方有来无回。


不过,李小男想,下次再想睹行动处思陈深,得记得关窗了。







*完


【推一推】目前正在追的深男文


中指不忍对你竖 :《花枝还招酒一盏》

剧情点:有李小男作为“医生”的明线情节,但尚未表明身份。电视剧情衍生,偏向电视剧。



决明行香 :《如影》

剧情点:同样有李小男作为“医生”明线情节,未表明身份。电视剧情衍生,偏向原创。



🌹玫瑰迷宫🌹 :《折柳笑春风》

剧情点:尚仅三章,主谈恋爱,略微谍战,不傻白甜。



惹规矩 :深男系列文(无固定标题)

剧情点:很多,有剧情衍生有原创有幻想,懒得一一陈述,但我喜欢。


Ramona :《深男自救联盟》

剧情点:电视虐的自己甜回来(但有时虐的更厉害),忠于电视剧情,文笔简练。



最后推一入坑短篇:

《无题》by adoration

文笔细腻偏原著向,细化原著内容,BE。

为什么深男cp能拉我入坑,除了原cp很有爱,有部分原因在这篇千字短文。